大陆

盛大游戏董事长:今年是游戏业挤掉泡沫的一年

导语:随着世纪华通CEO、盛大游戏董事长王佶一手促进团队业务整合以及盛大游戏并表,目前盛大游戏“装进”上市公司,还在等待最后的“临门一脚”。

2018年A股游戏企业,最大的一起资本动向是世纪华通终于要“迎娶”盛大游戏,310亿元估值、3年75亿元业绩对赌,一有进展,瞬间吸引业界目光。毕竟一旦成功,世纪华通就将一跃成为A股游戏王。

盛大游戏曾经是中国游戏产业巅峰的代表,从2000年开始,近十年都稳坐行业第一的位置。游戏江湖的颠覆随时都在发生,随着腾讯、网易的强势崛起,盛大游戏自身私有化之后,江山易主。

但随着世纪华通CEO、盛大游戏董事长王佶一手促进团队业务整合以及盛大游戏并表,目前盛大游戏“装进”上市公司,还在等待最后的“临门一脚”。近日,在上海盛大游戏总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了这位在圈内以大开大合并购整合出名的王佶,这是盛大游戏重组后,王佶首次接受媒体采访。公司整合、行业痛点、未来的海外野心,记者抛去的问题,他都毫不避讳。

王佶坦言,将要过去的2018年是整个游戏行业挤掉泡沫、去伪存真的一年,“浪潮来的时候谁都在游泳,游戏行业挤掉泡沫肯定是好的,剩下的企业都是能生存的企业。”当问及盛大游戏回A股进展时,王佶则含蓄表示:“先等完成了再说吧,因为现在还在证监会审批过程中。”

盛大游戏和世纪华通完成整合

去年,王佶在Chinajoy期间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就表示,会尽快将盛大游戏装进上市公司。今年6月,世纪华通公告筹划重大资产重组。9月,世纪华通披露了重组预案,盛大游戏的交易价格和3年75亿元业绩承诺引起业界热议。

11月30日,证监会正式受理了世纪华通收购盛大游戏的行政许可申请,收购进入最后阶段,市场预计将于2019年第一季度完成并表。王佶向记者透露,经过他带队并且推动转型的三年,盛大游戏和世纪华通已经完成整合,整个体系已经具备了良好的业务协同。

一位资深盛大游戏员工曾告诉记者,盛大游戏私有化以后,虽然没有第一时间登陆资本市场,但是盛大游戏的企业运作都是按照上市公司的标准来运作的。

盛大游戏从代理起家,逐渐走向研发以及长线运营的游企之路。王佶接手盛大时,盛大游戏依然是一个老牌端游企业,虽然品牌影响力仍在,但业务已经随着手游崛起、端游下滑的行业大环境逐渐衰落。2015年王佶进入盛大游戏后,第一件事就是推动盛大游戏从老牌端游企业向手游企业的转型。

王佶向记者坦言,参与盛大的私有化很早,因为过程漫长,也错过了一些机会,“但有利有弊,正是因为这3年我跟队伍在一起,管了公司三年,所以盛大游戏跟上市公司融合得比较自然,已经完成整合了。”其次就是以三年时间证明了盛大游戏的吸金能力,曾做过互联网广告行业的王佶非常务实,他笑着告诉记者:“接手盛大游戏的时候几乎就是个壳,现在账上的钱在增加,公司在挣钱。”

盛大游戏有多挣钱?世纪华通公告显示,盛大游戏2017年营业收入为41.94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为15.85亿元;2018年1~8月营业收入达27.31亿元,扣非后归属母公司净利润达13.62亿元。国金证券研报显示,2019年初盛大游戏完成并表后,预计世纪华通的游戏业务占比将超过80%。

2018年的资本和行业监管对游戏行业并不友好,版号冻结、总量控制,行业哀声一片。财通证券研报统计,今年前三季度,游戏板块营业收入合计实现702.58亿元,同比增长17.9%,相对于2017年全年的29.9%增速回落较大。利润上,游戏板块归母净利润合计为121.19亿元,同比减少9.9%,相对于2017年全年24.9%的增速明显放缓。

截至2018年12月20日,游戏娱乐板块整体跌幅近36%。财通证券称,除了拥有盛大游戏注入预期的世纪华通外,所有游戏公司股价较年初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其中,世纪华通系盛大游戏注入预期及旗下点点互动主营游戏出海受版号政策影响较小。

王佶认为,2018年是游戏行业挤掉泡沫、去伪存真的一年,行业会迎来精品时代,今后中小企业很难胜出,“只有在技术更替的时候,他们有机会,大公司转身相对比较慢,而当头部大公司进入的时候,中小厂商机会就很小了。”

头部游戏公司有资本、渠道和强运营,行业繁荣时,每家公司似乎都很滋润,但浪潮退去,就能看到谁在裸泳。王佶表示,现在大公司做一款手游都是5000万元甚至上亿的预算,做一款手游要两年时间,端游可能要5年。“没办法,要做得精,调试可能都得半年,用户玩过好的游戏,就不再回去玩差的游戏了。”

王佶的资本运作逻辑

点点互动、盛大游戏都是游戏行业大手笔资本动作,因而游戏行业人士对王佶这位浙江游戏大佬更多的印象停留在资本并购上。2004年,王佶创立上海天游,2014年,带着上海天游加入世纪华通,在王佶的主导下,世纪华通完成了点点互动(FunPlus)的并购。也正是并购了点点互动,世纪华通在行业凄风苦雨的这一年,过得相对自如。

虽然这两年行业热钱开始变冷,但是大额并购依然不少。根据艾瑞咨询的统计,尽管2015年证监会宣布严控游戏行业跨界定增,但2015年的并购金额是2014年的两倍,2016年与2015年基本持平,2017年则超过500亿元。

针对游戏行业的并购整合,王佶表示:“很多人看我们是靠并购整合起家,其实不完全是,我差不多两年做一件事情,而且不是单纯拼报表,”他认为,关键是要把队伍揉合进来,能够起到一个协同效应。他也坦言,这个过程很难。“A股很多买买买,买十几个公司的大有人在,拼完报表、对赌完就走了。”

王佶解释了他的资本运作逻辑,就是并购标的整合进来对整个盘子有没有用,能不能代表公司战略的一个方向。他认为,今年游戏股股价下行的表现也比较正常,行业大环境不好,但“市场永远是对的”。同时在他眼里,估值在底部,买也会便宜一点。

除了盛大游戏,点点互动也是世纪华通的“左膀右臂”。在国内游戏行业政策收紧的趋势下,腾讯、网易在内的大小厂商纷纷谋求“出海”。2018年上半年,国内手游厂商出海总收入26亿美元,同比增长40%,总下载量15亿次,同比增长25%,均远高于国内市场增长率。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4月~7月、9月以及10月,点点互动在国内APP出海厂商中收入排名第一。王佶坦言,他对行业不悲观,一是因为确实今年成绩还不错,在“出海”上,由于点点互动的成绩,目前是占据了一个相对的制高点;二是行业将会向头部企业集中,对盛大游戏和世纪华通都是利好的。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热门排行
  • 一周
  • 一月

热门话题

WindowsPhone    苹果    安卓    Xbox Live    Infinite Mon    去哪儿    市内    拍摄        宣传片   
编辑推荐